会长大人很含蓄

你让他有了软肋,却忘了帮他穿上盔甲

WH~4【日常2】

接上一节!!!

约翰静悄悄地伸出手掌将夏洛克的脚拢了过来,他稍微挪了挪身体,坐得离夏洛克更近了些,这样他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将侦探苍白的双脚抱在怀里了。大侦探的脚总是很凉,在深冬时节更冷得好似一块永远也捂不热的钢铁,约翰被冻的一激灵。
他拖过放置在不远处沙发上的针织毯子,那可是哈德森太太的得意之作,可惜夏洛总也不愿意用,还说什么只有泰迪熊才适合这些,你知道的,约翰可说不过夏洛克,只好放任他去,好在他总记得出门前将壁炉生起来,这才不至于让夏洛克冷到。
约翰动了动换了个姿势好让自己更舒服,他的肩膀在这样严峻的天气里可受不了长时间的压迫,那会让他有一点儿暴躁。
他又盯着自己爱人的脸看了会儿,而夏洛克仍陷在甜美的...

WH~3【日常1】

冬天来了,多雨的伦敦在这种季节就显得格外的潮湿阴冷,就连最喜欢一接到案子就往外跑的夏洛克也在这种时刻提不起劲来,往往点着壁火就在他专属的长沙发上呆一整天,当然,壁炉前精致昂贵软乎乎的长毛地毯也是大侦探专属的,而他甚至可以就那样光着,床单下面理所当然的,什么都没穿,躺在那地毯上不说话也不动,更过分的是,他连约翰友好的问话也不回答,活像只已经冬眠的长毛猫。
当然当然,约翰可不会放任这种无言的沉默继续下去。

约翰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深色绒毛里的夏洛克,而夏洛克躺在那儿,平滑消瘦的胸膛有规律的起伏着,他看上去好像睡熟了。哦,他可真像个天使!!约翰盯着那美好的脸庞,忍不住小声地嘟囔。他彻底的放下了悬着...

WH~2【散想随笔】

你当然不能怪约翰的眼里带着如此程度的深情和宠爱,尤其,当他凝视的人是夏洛克的时候。你理应将此视作常态,在周遭的人已经见怪不怪的情况下,而这甚至是连安德森也熟知的浅显易见的道理。




糖蔗想吃干脆面:

模仿游戏【剧透、长图慎点】

简直可以一帧一帧舔啊啊啊!智商碾压模式开启的时候我很想说,图灵你的夏洛克跑出来了!竟然十万块都不给我?不让我当老大?我去找丘吉尔,解雇那堆米虫,就有十万块了啊哈哈哈哈哈!

发现在ipad客户端数字被水印挡了,有两张图哟!

糖蔗想吃干脆面:

模仿游戏【剧透、图长慎点】

深深被图灵过去的感情线虐到……Turing受Christopher启发研究密码,传小纸条约定时间,表白等不到他,却等到了……然而有另一个Christopher的陪伴,他并不孤单。

发现在ipad客户端数字被水印挡了,有四张图哟!
The Imitation Game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Alexandre Desplat、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SherLoki:

即使在很嘈杂的环境下听这支曲子,我也会有想哭的冲动。

电影结尾处,就是伴着这首插曲,解密者们将一切秘密挥洒进烈火,欢笑、饮酒,最终归于平静……

而字幕诉说的Turing的命运,让我只能永远把悲伤和这首曲子联系在了一起。

你曾铸就历史,历史却辜负了你。

电影中Joan这样证明Turing的伟大,这也许就是他的Legacy:

Do you know this morning,I was on a train that went through a city that wouldn't exit if it wasn't for you.

I bought a ticket from a man who would likely be dead if it wasn't for you.

I read up on my work…a whole field of scientific inquiry that only exists because of you.

……

I think that something it is the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 


糖蔗想吃干脆面:

模仿游戏 

影片一开始就在弄氰化物,我还看得一头雾水,就在最后差点忘记这个开头的时候,屏幕上的那几行字提醒了我,他是要自杀。

歌德说,最幸福的人是爱着的人。

然而图灵被剥夺了爱的权利。

这样是不是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I am SHER locked:

那个活在记忆里的男孩叫Christopher,
他为他的机器取名Christopher。
他曾无法将爱挽留,
而这一次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把他带走。
他便是如此孤独,
以至在那一刻哭得那么无助。


Don’t leave him alone.Don’t leave him alone.


(或许是因为对BC的狂热让我毫不犹豫地去看了电影,但后来的泪都流给了图灵伟大却痛惋的一生。)

WH~1【大概是肉1】

气温降下来的时候他正在起居室的长沙发上酣睡,这并不是说他感觉不到寒冷,只是意识模糊的那一瞬间他觉得可以就环境的变量对睡眠质量的影响做一个实验,他想这会是有趣的实验,嗯,代价可能是约翰的又一次咆哮,这么想着他就真的睡了过去,并且下意识的将长腿蜷在了胸前。
约翰从诊所回来的时候其实不太高兴,当然不是为病人该死的多这么一个小小原因,天气寒冷的时候当然会有更多的人感冒,况且他还生活在伦敦这一项就更让他没理由抱怨了。实际上他气的是自己该死的不争气的左肩,它现在又有点不听使唤了,所以,这直接导致了他开门的声音有点大,欧,有可能关门的声音也有点大。



没有一进门就像往常一样听见室友不停歇地抱怨,或...

© 会长大人很含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