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大人很含蓄

你让他有了软肋,却忘了帮他穿上盔甲

WH~2【散想随笔】

你当然不能怪约翰的眼里带着如此程度的深情和宠爱,尤其,当他凝视的人是夏洛克的时候。你理应将此视作常态,在周遭的人已经见怪不怪的情况下,而这甚至是连安德森也熟知的浅显易见的道理。





评论
热度(2)
© 会长大人很含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