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大人很含蓄

你让他有了软肋,却忘了帮他穿上盔甲

WH~1【大概是肉1】

气温降下来的时候他正在起居室的长沙发上酣睡,这并不是说他感觉不到寒冷,只是意识模糊的那一瞬间他觉得可以就环境的变量对睡眠质量的影响做一个实验,他想这会是有趣的实验,嗯,代价可能是约翰的又一次咆哮,这么想着他就真的睡了过去,并且下意识的将长腿蜷在了胸前。
约翰从诊所回来的时候其实不太高兴,当然不是为病人该死的多这么一个小小原因,天气寒冷的时候当然会有更多的人感冒,况且他还生活在伦敦这一项就更让他没理由抱怨了。实际上他气的是自己该死的不争气的左肩,它现在又有点不听使唤了,所以,这直接导致了他开门的声音有点大,欧,有可能关门的声音也有点大。




没有一进门就像往常一样听见室友不停歇地抱怨,或者看着墙纸不顺眼的泄愤的枪击声,这现状的匪夷所思程度简直直逼地球即将毁灭,嗯,或者地球即将毁灭还比较让人信服。夏洛克会在无聊的时候安静下来?不,这个选项从没出现在他的硬盘里。 所以,他现在有点莫名的担忧,但,夏洛克好好的窝在沙发上,其实用窝这个词并不太准确,应该是摊才对。




 约翰走近了沙发才知道夏洛克睡着了,不过话说回来,拜夏洛克的身体只是运输管道的理论所赐,他也没怎么见过夏洛克睡觉的样子,所以,他现在痴汉的蹲在沙发前痴汉的欣赏夏洛克的睡颜痴汉的想要亲一口也不能怪他啦~ 




睡着的夏洛克美好的就像个天使。一反醒着时刻的凌厉,他的脸部线条柔和下来,调皮的卷曲黑发此刻乖乖地呆在脸颊旁,那张犹如丘比特之弓的美好嘴唇甚至孩子气的微微嘟着,让人心中不由得溢满了怜爱,而他的那双眼睛,噢,他的那双汇聚了世界上所有赞美词汇都不能形容的美好的充满智慧与光亮的眼睛,此刻,它们由一层薄薄的皮肤覆盖着,遮挡住了所有闪耀的星辰,而纤长的睫毛密密地排列其上,平白的添了一丝脆弱。




 夏洛克安静的睡着,修长的四肢略微蜷缩,显得放松而舒适。他还穿着好似不能再更紧一点的衬衫和完全贴合臀部线条的西裤,而那在后腰凹陷又圆润划出地弧度看得约翰更痴汉了~

评论
热度(1)
© 会长大人很含蓄 | Powered by LOFTER